首页 / 红网新晃站 >> 互动频道 >> 新晃人文 >> 内容阅读 / 正文

红军在晃县创建新苏区之二

红网新晃站 2016年05月27日

——老一辈革命家谈在晃县创建新苏区  

  任弼时

  1936年7月

  (为)适应我军在湘黔边创造新根据地之总目的(当时敌 情),决定在晃、芷江间反击尾追之敌,以求得新的有利局势之开展。但便水战斗未能取得预期的胜利,仅给急追之敌以创伤(敌我均伤亡一千左右),表示我军有战斗能力与决心,使其不敢轻于猛进。

  说明:任弼时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中央代表,红二、六军团前委书记,红二军团政委。本文摘自他关于《红二、六军团从湘鄂边到康东北长征经过报告大纲》。

  关向应

  1936年12月19日

  (甲)我们进到芷江是今年的1月1日,我们利用新年休假,举行了政治会议:1、进行新年的战斗动员;2、初步的检查了远征中政治工作;3、提出了在湘黔边以决战的胜利创造新苏区的任务。

  (乙)1月3日占领了晃县,4日5师占领了玉屏县,湘黔边的斗争正在急速地开展着,但湘敌陶李纵队及樊纵队继续向我们尾追,因此决定了依据这一地区与敌进行战斗,我们进行了战斗的政治动员,1月7日便水的战斗表示了我们的战士英勇,给了尾追我们的敌人以一个打击。但两天连续战斗,未能取得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而成了对峙,而陶纵队复从我侧背而攻晃县,使我们不能不退出战斗,放弃晃县。

  说明:关向应时任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、红二军团副政委。本文摘自他《红二、六军团长征政治工作总结报告》。

  贺 龙

  1961年6月5日

  便水战斗总指挥部有一个部署,只准打一个师,背水战,头天布置好了,两个军还搞不倒一个师?

  我马上集合4师,抢占龙溪口,不然就被敌人切断了。当时,任弼时住在龙溪口。

  我们到了龙溪口,晚上就在龙溪口宿营,第二天大摇大摆地走了,敌人不敢追我们。人怕老虎,不知道老虎也怕人。

  说明:贺龙时任红二、六军团总指挥,红二军团军团长。本文摘自他在《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战史》稿讨论会上的讲话。

  萧 克

  1961年1月27日

  关于便水战斗

  便水战斗是我们折转回去打的。想在湘黔边上歼灭敌16师杜道周旅,但敌人预先占领了阵地,第一天就没有打好,没有达到歼灭敌人的目的,第二天我们就和优势敌人打,敌人16师两个旅都到了,19师也赶到,63师也来了,我看第二天是不应该打的。为什么打呢?主要是有急于求战的思想,想在湘黔边上站住足,我看第一天没有打好,第二天就不应该打了,应该另找机会打。

  记得我们想打李觉,组织了4个团,埋伏了一天敌人没有来,我们没有打上,部队一次打不好,再一次还是可以打的。

  便水战斗后我们在石阡住了一礼拜,也是由于便水给敌人以严重打击的原因,当时我们有伤亡,而敌人也伤亡大,打平局仗。

  这个战斗我们是从龙溪口出发回头迎击敌人的,我们疲劳,兵力不集中,远道迎击敌人是不好打的。而应住在波州集中力量占领阵地等待时机打击敌人,我们早上接到敌人来的报告,早打是可以的,早打对我们有利,可以歼敌一个旅,但是我们下午才去打敌人,敌人占领了阵地,第二天敌人增援更不好打了。

  总之还有两点:1、事先没有选择好阵地,部队布置分散,力量不够集中,因而没有能当天歼灭敌人先头部队。

  2、头一天没有解决战斗,第二天就不应该打了,因为敌人有增援,打下去对我们不利,只能成为消耗战。

  关于龙溪口会议

  龙溪口没有开什么大的会议。我们只记得领导人研究了部队行动问题,打算按出发时预定计划在那一带搞游击根据地。我们从芷江到龙溪口,发现敌人在后面追。于是决定在便水打击尾追之敌。从龙溪口到便水有50多里,那时,我们部队赶往便水,先想打掉敌前卫一个师,敌人越打越多,增到3个师。第二天黄昏,我们就撤退了。同时,敌人又从南面进攻龙溪口。我们撤到龙溪口,南面一、二十里地发生了战斗。这时,我们研究了下一步的部署,因便水一仗没有打好,便决定从贵州东部转到石(阡)、镇(远)、黄(平)。

  说明:萧克时任红六军团军团长。本文摘自解放军军事学院理研部提供的资料。

  王震

  1961年

  便水战役打好了,湖南军队可能回去,我们可以回到湘鄂川黔、湘赣广大地区活动,至少可以在湘黔边站住脚。

  说明:王震时任红六军团政委。本文摘自《王震谈二方面军战史问题》。

  周仁杰

  1984年4月

  长征时我叫周球保,是六军团16师师长。1935年11月,我们从湘鄂川黔突围出来以后,过了澧水、沅水,一路与敌人血战,宣传抗日主张,进入湘黔边界地区。当时敌人有3个纵队:李觉纵队、樊嵩甫纵队、陶广纵队,向我们围追堵截。

  便水这一仗,是突围出来在湖南的最后一仗,也是二、六军团长征在湖南的最大的一仗,前后3天时间。当时地区背景对我们有利,要过氵舞水,如果把桥砍断,敌人增援部队就上不来,估计敌人隔我们一天多到两天路程。我们准备4个师消灭敌人1个师,或1个旅到3个旅。打背水仗,地形是很好的,三面山,一面水,中间一个很大的田坝子。可是没打好,具体原因我不太清楚。我分析,动作协同可能有点问题。当时摆的架势,六军团摆在前面,二军团摆在侧翼,两个主力师,一个4师,一个6师大体上卡倒敌人,压住、卡倒他们的退路。六军团占领一部分制高点。昨天看那个地方,我们打了一天,头天下午打起,没有打得顶好,我们牺牲了一个师参谋长。第二天中午前后,敌人进到我们17师阵地,靠近追击来了。

  我们是跑步去的,驻地离那个地方,预计有15里,我的印象很深,从江口一转弯,分两路上那个山,首先占第一个高峰,敌人也占了一部分,被我们打下去,打退了,敌人又上来,我们又打下去,打两三个来回,最后被我们压下去。战斗打得很激烈。这个山对战役很有利,互不放松,来回争夺,因占那个山,卡倒江口这个口子,我们就退不出来,决心狠抢。我们占据高点的优势,彻底打下去,正如昨天老头所遇到的,两边都是伤兵。这个战斗我们打了一天半,第二天下午我们陆续撤下来,敌人也退了下去。两方都撤了,伤亡得很多。现在回忆打那仗:第一,我们的力量,是投入4个师。当时有力量消灭敌人一部分,我们共5个师,二军团3个,六军团2个,18师留守根据地牵牵制敌人,后来在贵州江口汇合了。第二,打背水仗,敌人出不来了,地形很有利于我们,对我们说来有条件。第三,我们做了充分工作准备,背靠贵州,贵州那时候没有枪把子,没有警戒,没有后顾之忧。背水战、运动战,完全是有把握的,那么,这仗没打好,在配合上、部署上有点问题,打这个仗两个军团还有不同看法,不同看法没关系嘛!历史就是历史,本来面目就是本来面目嘛!

  说明:周仁杰时任红六军团第16师师长。1984年4月他回到新晃重访战场,凭吊战友,看望乡亲。本文是他一路谈话的记录。

  廖汉生

  1936年元旦刚过,二、六军团来到湘黔交界的晃县、玉屏,按预定设想在这里建立新的根据地。但敌李觉纵队紧跟上来,先头一个师从便水一带渡过沅水河,向晃县追来。二、六军团立即沿河的左右两岸向便水渡河点迎敌。

  6师赶到作战位置后,4师代理师长金承忠率部正从我师指挥所面前过。金承忠和我师师长郭鹏是从六军团调来的,他在4师当参谋长,我曾两次在4师代理过政委,因此大家都很熟。郭鹏和我看到金承忠从面前过,就跟他开了一个玩笑:

  “喂,我们打了胜仗以后,请你喝酒!注意,你老兄可不要打死哟。”过去我们打仗时经常这样开玩笑。打的仗多了,生死大事都在笑谈之中,谁也不在意。

  金承忠对郭鹏和我笑了笑,答应了一句:“好哇!”带着4师向敌先头部队发起突击。

  没想到,我们这个玩笑开过仅仅十几分钟,金承忠就牺牲了!我们又痛心又懊悔,真不该跟他开这个玩笑。打这以后,我再也不开这样的玩笑了。郭鹏师长和我带着对金承忠同志深深的痛惜,指挥全师与敌展开激战。

  战斗进行中,敌纵队司令李觉率一个师窜到军团总指挥部机关所在的龙溪口,那里只有一个团负责保护总指挥部机关,主力部队急忙从便水返回龙溪口阻敌。我师16团参谋长常海柏为掩护总指挥部机关牺牲了。

  由于便水战斗没打好,未能有效地消灭敌人、阻住敌人,二、六军团原拟在湘黔边立足、建立根据地的打算落空了,只好继续向西走,几天后到了黔东的石阡、江口。长征出发时留在苏区的六军团18师也从桑植县陈家河突破重围,到达江口,与主力会合。

  说明:廖汉生时任红二军团第6师政委。本文摘自《廖汉生回忆录》。

        参加创建晃县新苏区的红二、六军团主要领导人合影。站立者从左至右依次为贺龙、李达、关向应、任弼时,前坐者为王震。

长征时参加创建晃县新苏区的红二军团师以上指挥员合影。

长征时参加创建晃县新苏区的红二、六军团团以上指挥员合影。

长征时参加创建晃县新苏区的红六军团团以上指挥员合影。

1986年5月,红十六师老战士肖云(左二)回新晃看望老乡,并回忆当年创建苏区的战斗情况。

(搜集整理 胡爱国 姚源淦 廖清香)

来源:县史志编纂委员会

作者:胡爱国  姚源淦  廖清香

编辑:admin


相关推荐
  • 新晃人武部:穿军装就要谋打赢 强军路上砺精兵

  • 沉默而宏伟的守护者

  • 龙溪会馆折扇

  • 龙溪口钱族艺术雕工店

  • 凉伞瀑布

  • 岩板田

  • 坪南草籽花

  • 老黄冲村奶牛场

站长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