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提示:红网新晃站 >> 互动频道 >> 新晃人文 >> 内容阅读

红军在晃县创建新苏区之四——为创建新苏区而战

http://www.hnxhnews.com  2016年05月27日  红网新晃站  字体: 【

  姚源淦

  2016年5月

  1936年元旦,红二、六军团占领芷江竹坪铺一带,随即西进,于1月2日午后陆续抵达晃县,准备在此开辟新苏区。敌军派遣多路人马尾追防堵:郭汝栋纵队在麻阳、凤凰一线围堵,陈渠珍师在永绥一带协助,防止红军北上;樊嵩甫纵队在黔阳、怀化一线封堵,防止红军回师东进;汤恩伯纵队向洪江进发,封堵南线;西北两面贵州有蒋再珍新8师在铜仁一带封堵;陶广纵队在红军南侧跟进,4日已抵达洪江、托口一线,企图阻止红军西进;李觉纵队在红军屁股后面尾随紧追。此两路距离红军最近,只1-2日路程。1月4日,尾追之敌李觉纵队章亮基16师已抵达芷江的大关、小关、冷水铺一带,并派保安13团李汉卿营协助16师工兵营渡过新店坪板栗坪渡口,准备架设浮桥。红军在龙溪口召开前敌委员会会议,决定歼灭尾追之敌16师,并将敌李纵队之19师、63师阻止在氵舞水以东,为建立新苏区打下基础。

  龙溪口会议后,红5师一部西进贵州省玉屏县城和大龙等地作为临时后方;红二军团4、6两师在龙溪口一带集结,同时派红6师18团1营向北往贵州方向活动,给敌造成我主力北进贵州的错觉;红六军团迅疾回师芷晃交界处,军团首长在暮山坪唐伯赓旧居建立前线临时指挥部,部署作战行动。5日至7日,红二、六军团与追堵之敌进行了便水战斗和城南阻击战斗。

  便水战斗

  便水指芷江县西部的便水乡(今芷江新店坪镇),与晃县波洲交界,因平便溪而得名。

  1月5日晨,根据龙溪口会议的部署,各部开始行动。红六军团军团长萧克、政委王震率16师、17师在波洲进行战前动员,战士们情绪激昂,摩拳擦掌,高喊“捉雀雀(李觉)去!”旋即主力在晃、芷交界处尚未通车的湘黔公路两侧门楼坳、蜈蚣关、对伙铺一带高山密林中布下口袋,隐蔽待敌。一部分则从江口沿氵舞水河东下,拟切断板栗坪渡口,阻敌增援。上午9时许,红二、六军团总指挥、红二军团军团长贺龙、军团副政委关向应等首长率红二军团4师、6师分别从龙溪口、龙塘坪、兴隆坳等地出发,经晃县大湾罗、木铎溪、中段、贵州境内万山的黄坡,向芷江上坪、新店坪之敌北侧攻击点进发。

  5日上午6时30分,章亮基16师以47旅旅长杜道周指挥唐肃93团、徐旨乾48旅欧阳震96团(欠一营)为前卫,由岩田铺出发,向晃县波洲方向搜索前进;7时,师长章亮基率第46旅(该旅旅长何平指挥魏继征92、胡惕95两团)从裴家店一线出发,随后跟进。纵队司令兼19师师长李觉指挥本部及陈光中63师,从竹坪铺、芷江一带随章亮基部跟进。

  下午2时许,唐肃93团先头部队抵达上坪的蒿菜坪,见小岩洞、牛屎垅一带地形复杂,发现有红军埋伏,因情报说红军已进入贵州,以为是红军后卫掩护部队,即在岩坳占领阵地,并派尖兵侦查,搜索前进。敌尖兵接近我伏兵阵地前沿,红军突然发起攻击,用机枪扫射,将敌尖兵消灭,随即向敌人冲击,以吸引后面敌人增援。敌93团团长唐肃即率部占领牛屎垅、岩洞附近高地,就地防守,双方展开激战。下午3时半,萧克、王震见敌主力畏缩不前,伏击不成,就当机立断,乘敌立足未稳,展开攻势,准备先将敌93团消灭,再打后进之敌。红16师、17师凭借伏击制高点对敌93团进行火力压制,从门楼坳、蜈蚣坳、对伙铺一带压下来,向敌阵地发起猛烈冲锋,敌93团伤亡枕藉,仍凭武器优势顽强抵抗。敌旅长杜道周连忙命令欧阳震96团抢占尖坡、大坡、哨棚坡、大河界、撑架坡、云庵界等高地,对93团进行火力支援,给红军侧翼造成威胁。萧克、王震立刻调整部署,除留一部分继续进攻敌93团残部外,其余主力转向攻击敌96团。敌人在各高地凭借轻、重机枪阻挡红军进攻。红军以迅猛攻势,占领茅庵界、水井冲界上、云寨坡、花棚界等高地,继续向敌人发起进攻,争夺撑架坡制高点。从江口沿氵舞水河而下的红六军团一部,行至大洪山附近的白水滩,听到枪声,便急进板栗坪渡口,刚到皇后滩即遭敌警戒部队拼命堵击,断敌后路的目标没能实现。此部红军迅速冲上水井冲界上与敌争夺撑架坡高地,战斗异常激烈。5时30分,敌16师师长章亮基率何平第46旅抵达新店坪一带,得知前方战报,即令徐旨乾48旅魏继征95团在新店坪西北右翼抢占岩禾塘高地,控制通往贵州黄道司、涧溪的道路;令46旅旅长何平率胡惕92团控制新店坪西面的荷叶塘等高地,作预备队。李觉接报,即率19师跑步前进,并命令陈光中63师加速跟进。

  因山路崎岖,不便于大部队行动,红二军团5日下午4时抵达芷江的仲黄坪时,六军团已经展开攻击,即快速前进抵达预定位置涧溪,在其东侧羊古庄设立指挥部。贺龙、关向应看到上坪战况激烈,立即召集4师、6师指挥员紧急部署,令红4师代师长金承忠率部从涧溪出发,迅速抢占岩禾塘一带高地,控制新店坪,切断便水渡口,以堵住敌援军,支援正面进攻;令红6师师长郭鹏、政委廖汉生率部从同乐村出发,插入上坪与新店坪间的荷叶塘,侧击敌章亮基16师,配合正面夹击上坪之敌,使其首尾不能相顾,便于速战速决。

  8时许,金承忠率红4师覃耀楚11团作为前卫去抢占渡口,其余两个团则控制岩禾塘高地。出发时,红6师师长郭鹏和政委廖汉生还和金承忠开玩笑:“喂,我们打了胜仗,请你喝酒!注意,你老兄可不要打死哟。”没想到这竟成为他们的临终别言。仅过了十几分钟,金承忠率部跑步赶到岩禾塘时,敌章亮基16师徐旨乾48旅胡惕95团已抢先头占据山头,用猛烈的火力阻止红军。金承忠与覃耀楚身先士卒,率部立即发起冲锋,不幸先后中弹英勇牺牲。两位指挥员的牺牲,更激起红军战士的斗志,顽强地与敌争夺岩禾塘高地。

  敌纵队司令李觉看战况相当激烈,判断不是红军后卫部队,而是红军主力,即令19师快速前进,向章亮基16师左翼延伸,从红二军团侧翼进攻;命令陈光中63师保护章亮基16师右侧安全。岩禾塘争夺战一直持续到深夜12时,眼看敌防线即将崩溃,不料敌李觉19师庄文恒57旅与唐伯寅55旅一部已渡过浮桥,跑步上阵,接替敌胡惕95团的防线,并占领新店坪的陈家垅、营盘界一带,阻滞了红军的攻势。红4师未能接近并控制渡口,使敌后续19师和63师源源不断地增援上来,给整个战斗造成重大影响。

  红6师一部准备迂回到敌唐肃93团右翼发起攻击时,该团已被我正面的红16、17师打得焦头烂额,无力顾及侧翼。红6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上坪与新店坪接合部荷叶塘插入,拟分割敌唐肃93团、欧阳震96团,使其腹背受击。不料敌16师何平46旅魏继征92团1营已占据荷叶塘高地的有利地形,凭借武器优势,拼死抵抗;并派3营延伸至93团右侧,2营由成家坳向陈家、高家屋我红16、17师进攻。

  当红军从牛屎垅到岩禾塘一线战斗呈扇形全面展开时,各部主力,以居高临下之势,全力向敌阵地发动一波又一波猛烈攻击,到处杀声震天,枪声、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,战况异常惨烈,战斗呈胶着状态。红16师在师长周球保的带领下,组成大刀敢死队,克服大雪路滑,冒着枪林弹雨,一次次勇猛冲锋,夺下了一个又一个山头。敌军在云寨坡、撑架坡的重机枪阵地仍在疯狂扫射,对红军威胁极大。6日凌晨,红16师挑选十多名战士,腰挎手榴弹,手持大刀,从山后干溪沟里,利用树枝枯草掩护,悄悄爬到山顶用手榴弹成功偷袭了这个阵地并夺了机枪。与此同时,周球保率领大刀队冲上了撑架坡,砍得敌人血肉横飞。敌95团增援上来的5挺重机枪刚放下肩来不及架设,红16师46团3营营长陈华堂就率领红军战士冲到阵前,顽固的敌人不愿武器落入红军中,竟用手榴弹将机枪炸毁。敌16师93、96团的重要阵地相继被我夺取。10时许,红16、17师在牛屎垅、良田湾、大坡界、杨泉坳、撑架坡、哨棚坡、云寨坡一带发起强攻,敌人丢下成百具尸体溃退。红军在茅庵界、盘圳湾俘虏敌一个连。下午3时,敌陈光中63师一部渡过氵舞水,赶来增援,发动反击,红军转入防守。

  6日晨,敌19师已全部投入新店坪一线战场。午后,红17师51团,从左翼云山界高地压下,击溃敌19师一部,乘胜追击,象一把尖刀拦腰插入敌阵之中,抄袭敌人主阵地的后侧新店坪一带,敌上坪章亮基16师、新店坪李觉19师之间的联络被切断。此时,红16、17师从正面发动攻势。红4、6师从左翼猛攻新店坪敌19师阵地,夺取敌人在蹬坡的机枪阵地,歼灭敌19师一部,打乱敌人的阵脚。李觉连忙调该师唐伯寅55旅鄢知乐110团堵击红51团的进攻。红51团终因无援兵接应,弹药不济,加之敌陈光中63师一部增援,只得停止进攻。红4、6师的进攻也难有进展。至下午5时,红16、17师阵地前敌人越打越多,再打下去损失更大,而此时晃县南部发现敌情,龙溪口一带受到威胁,于是陆续撤出战斗,退至波洲一带,然后一部向北进入贵州境内,迷惑敌人,大部退回龙溪口、老晃城一带,保护后方机关。红4、6师与敌对峙至7日凌晨,也撤出战斗,回师龙溪口。

  便水战斗未能实现既定战略目标,原因是多方面的:一是敌情不明,原准备歼敌一个师,不料来了三个师;二是战斗重点不明确,未能派重兵先切断氵舞水渡口,致使敌援兵源源不断;三是战斗部署不严密,部队投入战斗动作不一,各部配合不协调,以致没有达到全歼敌16师的目的,打成消耗战。虽毙伤敌近千人,其中伤敌团长1人,营长2人,毙敌营长1人,红军伤亡也近千人。但李觉纵队受此打击,也不敢再冒进。

便水战役旧址。

波洲芭蕉冲,便水战役时,红军在此设立战地医院。

红军战地医院旧址。

  城南阻击战

  氵舞水由西向东流经晃县城时,流向由南向北到龙溪口,又由北向南到老晃城,形成似“几”字形河道,将县城分为龙溪口、新晃城、老晃城三部分,龙溪口在“几”字顶部北岸,新晃城则在“几”字弯内,老晃城在其南部拐弯处。城南有马鬃岭、晃州界、祖师山、岑占坡等一系列崇山峻岭作屏障,红军要在晃县开辟新区,是必须扼守的军事要点。

  在红二、六军团主力回师东下、投入便水战斗之际,红6师16团参谋长常海伯带领第1营在龙溪口及县城南部一带警戒巡逻,以侦查敌情和熟悉地形民情。

  1月4日,常海伯派出巡逻队,翻过晃州坡,然后兵分两路:一路进入乌木溪,收缴土豪财物,接济贫苦农民;一路由王绍南率6师警备连翻马鬃岭前往禾滩的小寨、榜寨等地侦察敌情。同日,敌陶广纵队所辖王东原第15师43旅抵达米贝,继续向中寨开进,企图迂回包抄县城,第44、45旅由碧涌向米贝随后跟进。当日,王绍南率警备连返回龙溪口,担任后卫的几名红军战士行至柏枝湾,遭当地“剿共义勇队”联保队长姚清湘率众袭击,红军立即予以还击,当场毙敌1人,俘2人,其余仓皇逃窜。红军从俘虏中获悉敌军动向后,在马鬃岭修筑防御工事。

  5日,敌陶广纵队王东原15师陈孔达43旅推进至中寨。6日下午8时,陶广电悉红军主力在便水与李觉纵队激战,急令王东原15师陈旅务必于当日到达禾滩附近宿营,拟于翌日晨进击红二、六军团指挥部所在地龙溪口,以救便水之急,师部及第44、45旅顺次推进至中寨附近,第62师前卫抵达米贝,组成梯队向晃县城推进。县长马惕冰知援兵已到,即令“铲共义勇队”副总队长姚楚平率枪兵队于7日凌晨从崇仁寨开抵禾滩为其向导。

  7日晨,敌43旅将大行李和马匹等留守禾滩,归副官处指挥,派周先仁第85团、刘履德第86团及旅部特务排、无线电队均轻装向马鬃岭急进。第85团团长周先仁令第2营营长汤毫耕率部为先遣营,在姚楚平引导下, 8时许进至马鬃岭南麓,发现我16团1营,汤毫耕急令部队跑步前进,迅速夺取有利地形。红军抢先占领制高点,双方在马鬃岭鞍部附近发生激战。因敌火力猛烈,敌后续部队接连增援,敌众我寡,9时30分,红1营退回晃州界一线。上午10点30分,敌43旅主力,集结于马鬃岭鞍部,与晃州界防线红军形成对峙。敌43旅旅长陈孔达命令兵分三路:一路从西北向我右翼迂回;一路以刘履德86团向我右侧攻击;一路敌85团1营长刘军山部借山路隐蔽向晃州界前进,企图包抄我侧背。红16团参谋长常海伯担心敌伸至氵舞水南岸,抢占龙溪口,威胁总部安全,便当机立断,留少量兵力在晃州界掩护,节节抵抗,营主力撤回,一部驻守兴隆街后碉堡,一部驻守塘湾界。

  12时许,敌85团占领晃州界,继续向氵舞水南岸推进。下午2时,敌刘军山营占领氵舞水南岸高地祖师山。敌86团兵则分两路:一路翻石马溪,抢占岑占坡,以制高点优势,从右侧向我进攻;一路由石马溪向我兴隆街、塘湾防线结合部攻击。敌85团2、3营由深江溪到达氵舞水河岸,向我正面发起攻击,企图攻破我兴隆街防线。敌85团2营长汤毫耕最为猖狂,率部攻至小河街附近。红16团第1营在团参谋长常海伯指挥下,固守兴隆街河岸碉堡,对敌85团2、3营的疯狂进攻,进行顽强阻击。战斗从下午2时30分持续至6时30分。敌人见红军主力从便水陆续返回,便停止进攻,就地警戒宿营,而敌王东原师主力抵达乌木溪一线。是役,红军以1个营抵御了一个旅的进攻,使其不能前进一步,保护了县城和司令部。是役击毙敌兵5名,伤数十名,红16团参谋长常海伯英勇牺牲。

  便水战斗及晃县城南阻击战,是红二、六军团长征在湖南境内最大、也是最后一仗。便水战斗虽没有达到预期的战略目标,但迟滞了敌军的围堵,扩大了红军的影响。便水战斗后,鉴于敌情严重,不具备在晃县创建根据地条件,8日凌晨,红二、红六军团全部离开晃县,向贵州挺进。

  红军在晃创建新区感怀

  姚源淦

  2016年5月

  开创新区费筹谋,红旗漫卷到晃州。

  龙溪古镇迎稀客,侗境乡间涌赤流。

  便水鏖兵惊贼胆,城南御敌阻山陬。

  沧桑八秩丰碑在,继往开来壮志酬。


[稿源:县史志编纂委员会]
[作者:姚源淦]
[编辑:admin]

 ※版权声明  

  版权声明:红网新晃站授权发布新晃电视台的新闻,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,但务必标明出处:“红网新晃站”;新晃范围内网站(包括服务器和创建在外地的)若要转载,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。如若违反,新晃电视台和红网新晃站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  转载要求:转载之图片、文件,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,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,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;本网站图片(包括论坛)作为非网站之用的,按县摄影家协会《关于保护摄影作品著作权的决定》的相关规定授权后,方可使用。


 
精彩图片 更多>>
论坛推荐 更多>>
图片推荐 更多>>
1
百姓呼声 更多>>